資訊首頁  經濟熱點 民營經濟 浙江股市 區域發展 專業市場 企業動態 統計數據 浙江產經 浙江樓市

流氓經濟學家百無禁忌的探索(2)

作者: 時間:2019年10月28日 信息來源:

   五月十五日英國廣播公司網站有一則“趣聞”,日本業余相撲協會認真考慮允許少年學員在尿布似的“腹帶”(mawashiloin cloths)之下穿上底挎——一種貼身有質感的所謂“大力挎”(miahty pants),因為曾經有相撲手在比賽時被對手弄松“腹帶”露出那話兒而出丑,業余協會循學員要求作出這種外界看來很合理的調整,可是此舉不為職業相撲力士諒解,以其有違“歷史、文化和傳統”,職業相撲協會甚且發出不準穿“奇裝異服”的業余少年相撲手在東京國立相撲競技場比賽的聲明。此事如何了斷,筆者不得而知,唯繼續行舊制即不穿底挎的祖例相信很難改變。

  日本“國技”在巧妙的包裝下,早已成為一項莊嚴甚至代表“大和魂”的神圣競技,因此很少人會想到其比賽竟然和所有體育運動一樣會弄虛作偽。
  由于關系到國家和個人的榮辱,同時還牽涉重大的物質誘因,運動比賽作弊并非新聞。南美足球常有“踢假波”的事故(有球員因此被賭波集團殺掉);去年國內的足球賽事則因球員及裁判“出狀況”而令整個足球圈蒙羞;二OO二年冬季奧運會的花式溜冰運動項目被發現法國與俄羅斯裁判“攻守同盟”——他們互相給對方運動員以最高分;美國的壘球賽事亦時有球員“禮讓”對手;拳擊賽事結果由與賭業有關的幕后人士決定的丑聞更層出不窮……。換句話說,相撲既為一種與名利有關的運動比賽,發生作假事件便非不正常。
  利維德從對相撲賽果的統計數字,看出比賽有可能“出術”的破綻,然后抽絲剝繭逐步推論,證實看起來凜然不可褻瀆的相撲的確“有詐”。
  在一九八九年一月到二OOO年一月間,二百八十一名相撲手參加了一共三萬二千回合的比賽;利維德仔細研究賽果的統計,終于有所發現。
  相撲力士有嚴格的排名,而排名高下左右相撲手的收入、跟班(entourage)人數多寡以至膳食住宿交通的規格等等。屬于幕內和十丙的六十六名頂級力士,是相撲界的精英分子,他們之中的前四十名年人息最少十七萬(美元,下同),位列底層的力士年人只在勉強堪以糊口的一萬五千元水平。顯而易見,非頂級相撲力士收入菲薄,而且必須“有事服其勞”,打掃高手的宿舍、服侍他們飲食起居以至沐浴清潔等“厭惡性工作”,都是他們的日常例行任務。在“贏者通吃(殺)”(winner takes all)的運動世界(其實在資本主義社會什么行業均如此),社會地位與收入兩極化十分明顯,唯以相撲的情況最極端。
  相撲力士的排名由“公平競賽”的成績決定,這即是說,在比賽中勝出次數愈多爿陷便愈高,而這類“名人賽”(elitetournaments)每年舉行六次,每名力士參加十五回合比賽,勝出八回合的力士便有資格晉級,落敗者當然要降班,還可能被淘汰出幕內和十丙的行列。在十五場賽事中勝出八場因此十分重要。
  如果一個相撲力士在十四個回合比賽中,成績是七勝七敗,最后一個回合便是決定他升降班的關鍵;假若對手的成績是八勝六負,第十五個回合之戰果對他來說意義不大,因為勝固是錦上添花,落敗是八勝七負不會使他降班,這意味賽果的意義對雙方大有分別,造成急欲求勝者可能千方百計令對手“讓賽”,一切見不得光的事由是發生。
  按照常理推測,當二名取得七負七勝賽果的相撲力土進行“定生死”即最后一個回合比賽時,由于與賽者都有求勝的決心(或必要),因此這場賽事作假的可能性甚低;而一名在十五回合賽事中已勝出十場的力士,要他故意落敗的可能性亦不大,因為擺在這類長勝軍面前
  的是值二萬至十萬現金的“敢斗賞”和“技能賞”,隨之而來的當然還有非物質的榮耀,這即是說,即使巨額金錢可以令長勝軍“佯輸”,無形報酬亦甚難取替,因此這類賽事的
  結果在賽圈外決定的可能性很低。
  利維德從這三萬二千回合賽果,梳理歸納出下面四個簡單“公式”——七勝七負與八勝六負的兩名力士比賽,根據歷史紀錄,以統計學算出的預期賽果是,七勝七負者勝出的機率為百分之四十/乙氨七;但實際情況是七勝七負者勝出機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九點六。這種結果可以理解,因為八勝六負者技術稍勝,因此七勝七負者勝算不及一半(百分之四十八點七),頗為合理;但在真正比賽中七勝七負者打敗比他技高半籌者的機會竟高至近百分之八十。此中必有蹊蹺。
  另一組數字是七勝七負與九勝五負的兩名力士作賽,統計學計算出的預期賽果為七勝七負者勝出的機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七點二,這是理當如此的,非常明顯,九勝五負者比七勝七負者技高一籌,后者勝出機會因此進一步下降;可是,實際上七勝七負者贏面高達百分之七十三點四。此中有詐,呼之欲出!
  上引的數據雖然令利維德對七勝七負力士在第十五回合賽事何以會以高成數擊敗往績較佳者生疑,但由于對七勝七負者是“升降班之戰”,因此在競技場上斗志旺盛、全力以赴,結果勝算較高,甚合隋理。可是,這些統計數字同時展示了這最后一戰(第十五個回合)有在安排下演出的可能。八勝六負或九勝五負的力士在第十五回合中落敗,其在相撲賽排名可保不墜,隨之而來的名利等都可保持;但那位七勝七負者再勝一場,不僅可免去被降班的風險,隨之而來的物質和非物質報酬相應增加,即名利雙收全靠此回合的勝負,其有必贏之心,為此甚且不惜付出一定代價,是必然的。顯而易見,遇上這種賽事時,為賽果進行幕后談判的可能性不容抹煞。要知道六十六名相撲高手雖然分隸不同陣營(相撲部屋,stable[馬房)),唯它們均由前相撲高手主理,加以這些選手每二個月便“切磋”十五個回合,是敵亦是友,相撲界由上而下的關系可說十分融洽,凡事因此皆可商量——今回甲(八勝六負或九勝五負)讓乙(七勝七負)勝出升班,下回乙或與乙同隸一陣營的丙(八勝六負或九勝五負)亦會禮尚往來輸一場。如此這般便創出雙贏之局;至于這種安排是否涉及現金交易,由于并無紀錄,當然“不好說”。
  日本相撲總會對賽事作弊的指控,—概堅決否認,日本傳媒亦鮮敢報道。不過,據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八日《紐約時報》及同年九月三十日《時代周刊》(不在日本發行的國際版)的特稿,二名退休相撲手通知外國傳媒,揚言要在東京外國記者俱樂部召開招待會,揭發在二百八十一名相撲力士中有二十九名涉及吸毒、性騷擾、逃稅、賄賂(比賽作假)以至與山口組(黑社會)有密切聯系,十分轟動,相撲界以榮辱攸關,如臨末日;消息傳出后,這二名決心揭露內幕的力土均接到死亡威脅的電話,但他們不為所動,仍要如期招待記者。不幸的是,在記者會前夕,他們都在家中中毒、暴斃于同一醫院;警方認為“死因無可疑”,東京《相撲周刊》的編者指“二名退休力士同日死亡,有中毒之象,但無人知道是誰下毒”。此事雖然美國傳媒廣事報道,結果由于日本警方沒有采取行動或進行毫無結果的敷衍性調查而不了了之。

  來源: 《魔鬼經濟學》

  • 0人
  • 0人
最新文章
版權和免責聲明:
1.凡注有“浙江民營企業網”的文章,均為浙江民營企業網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
2.未注明來源或轉載自其他媒體的文章,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果您認為文章有可能損害您的利益或知識產權,請與我們聯系。

關于我們 | About zj123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 建議留言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最新資訊

客服:0571-87896971 客服傳真:0571-87298208 543059767 1091140425

中國電子商務網站百強 © 2002-2012 zj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監網監

浙ICP備11047537號-1

时时彩助手最新版本